Get Adobe Flash player

鴨湯煮白菜

朱振藩

根據譚延闓日記所述,日期:民國98年 元 月18日 天氣:濕冷 心情:痛快 或許是體質的關係,我從小就愛食鴨,尤愛媽媽親炙的冬菜鴨,唯老母不再親操刀俎後,此一美味只能封存在記憶深處,即使思念甚殷,也只能望風懷想,徒呼負負了。 前幾天食友許心怡來電,請我提調一席美饌,再與諸同好們品享。我靈機一動,想起「翠滿園」老闆許松文的常供佳餚「火朣白菜燉雞湯」,心想雞燒的如此出色,換用鴨子燒燒,或許另闢蹊徑,成就另一美味。我與老許甚熟,請他變個法兒,就來冬菜鴨吧!老許滿口答應,表示絕無問題,而且保證精彩。在充滿期待下,直盼早日恣享。 就在今夜七時起,眾人團圓坐畢,舉筷一一夾食,先後吃畢他獨一無二的滷味大拼盤、鹹豬腳、蟹黃魚肚、咖哩牛肉、紅燒牛尾及清蒸蘇眉等,雖道道精華,但稍覺膩口,正在舌燥時,但見冬菜鴨端來,整整一大陶鍋,汁滿即將溢出,不覺食指復動,全桌屏氣凝神,專待大快朵頤。拳臥?? 這個鴨鍋非同小可。掀開鍋蓋一望,整隻收拾潔淨、燉到骨酥肉脫的光鴨橫臥砂鍋內,其上則是一撮市面難得的仿冬菜,黑黃相襯,色相不錯。待分解鴨身後,才發現其下滿布筍條及大白菜,早已和米黃的湯汁融合為一。由於香氣不斷,即使有人吃?,依然奮不顧身。鴨肉固然腴嫩適口,綠竹筍和大白菜的甘鮮盡釋,尤讓人饞蟲齊出,只覺胃納太小。經此一番攪弄,真個是「飽得自家君莫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