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撰文 / 陽之雪
圖 / 陽光

徵文月份:2009年7月。

杜鵑花

杜鵑花


雲說,藍是一種適合漂浮的色彩
而刻意的留白
往往替故事抹上偶然的滄桑

捧著夕陽或朝霞,悄悄顫動
近乎初雪的薄唇
她是最襯職的名伶
歌詠著旅人傳遞而來的風聲
在清澈的胸膛
默默暈染幾滴 憂傷

雪回憶著,或冰冷,或僅僅五秒的溫暖
粉紅是挑撥著情慾與罪的輕狂
而剎那的滄桑
偶爾替故事穿插幾句褪黃的對白

她泳動著,無論是白或粉紅
胸口的故事由城市的喧囂去詮釋
依然輕盈的舞衣結著光傾注而落的緞帶
搖曳,在薰香裡不留半點破綻
誰說漂浮的,唯有藍天?

果然的三月落著必然的偽雪
她的故事流盪著白
而胸口一顆顆刻意的憂傷
是明夜不曾眨眼的星

最新徵稿訊息:

延伸文章閱讀: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