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91
撰文 / 陳躍之
圖 / 陽光

徵文月份:2009年3月。

茄苳樹

茄苳樹


所以,蔚成一傘時光。

樹冠以上,丈量一天星斗閃爍的滄桑,以及喟嘆那不小心滑落的淚光;樹冠以下,收留白髮一生過往的回憶,兼錄稚童那無法測量的歡愉分貝聲浪。

夜色若濃成夢土,堪枕的是我;夜色若渴,就飲一地銀瓶瀉漿。

於是,我們只能放逐,山中。然後,你,苦成中空。

我說,愛雖能參天,但太老了,且粗糙不平,你都不堪地層狀剝落。

你無言,就把坐過的風華,伸展成思念的濃蔭,然後,都哽成一瘤一瘤的突起,因心太悲傷。

你從不辯說自己抗風、抗污染,而那早春的花開,是怯羞的小且不顯眼,但只為我,一種努力、容易生長的暗戀。

是以根身葉茂,是以樹徑粗大,單純地延伸向上,尋我而來。

而一路的時光,走來有如巨濤的風狂,它橫掃而過的肆虐,你不懼,你是知道的,關於它說我的秦時愛戀漢時關的以昔,都是一種風言風語的緋聞,至於宋詞元曲,我亦如是走來。

但,你,從未寫就成一篇詩章,或者留言,仿我多愛流連唐詩宋詞的華宴。只以懸掛如串串葡萄的果實饗我,據說,那味甜又甘,但卻只誘來群鳥喧嘩以及愛戀。

是的,你如此純情,能抗拒牠們的污染,就如你葉,可以退燒,退燒牠們不時對你的誘惑。如果,我們,如此遙望,也是一種情愛。

聽說,你能化身成水車,或是臼、槌,甚至是一把古琴的樂器。

那麼,我且允你,以流水,以長安的萬戶擣聲,或是冷冷的七弦,朝我傾衷,如此中空了情愛。我允你——。

畢竟,你的樹冠以下,只有童年,還有暮老。

而我,又是一鉤、一牙、一鐮,甚至是一輪的明月。我們的情愛,不在詩詞中,只能以天地之間的年輪,一夜的光流瀉。

而這,又是我,寫過太多的情書。而你,又太沈默……。

最新徵稿訊息:

  •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詩文徵選,四月份暫停一次。

延伸文章閱讀: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