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110
Author /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
Images Provider /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

(1881–1956),本名朝琛,諱大椿,號,臺中頂厝系,父林允卿為前清舉人。甲午之役,年方十五,奉父之命率全家四十餘口避難泉州,事平回臺。1898年與望族楊晏然之長女結婚。(參見圖1)1901年任區長,1911年為參事,1905年被授紳章。1921年任評議員,後因不滿評議會無,遂向日本帝國請願建設,賦與臺灣自治。同年與等人組織文化協會,任總理。以後成為顧問,再組臺灣聯盟,致力於;他又盡力於保存漢文化的工作,如加入,即使在日人統治後期仍不改其維護漢文之決心。戰後,任臺灣省參議會議員,後又任參政員、委員。退任後改任臺灣省通志館館長及臺灣省文獻會主任委員,也任。1949年他赴日後,即不再回臺,直至亡故。

中研院台史所藏:林獻堂與楊水心結婚40週年紀念照
 瀏覽大圖

▲圖1:林獻堂楊水心結婚40週年紀念照。(圖像來源:楊肇嘉照片,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始於1927年,終於1955年,前後共29年,唯缺漏1928年、1936年,總計27年,均寫在各該年的「當用日記」上,每則三、五百字,筆跡工整,要言不煩。日記中對於女性的紀錄,包含婦女參與婦女親睦會、等活動的情況,以及對於女性解放纏足與接受教育的看法。

圖2為在歐遊途中,參觀女王離宮,看到描繪中國風俗的中關於纏足與辮子的,遂於1927年11月3日的日記中寫下「其所畫中國各種方〔風〕俗雜亂無章,其中令人最不快者就是辮子與纏足,留一民族野蠻的污點於異國宮中,永久不能磨滅,斯為可恨耳」,表達出其視女性纏足為民族汙點的觀感。

中研院台史所藏:對留辮與纏足之看法,1927年11月3日《灌園先生日記》。
 瀏覽大圖

▲圖2:1927年11月3日《灌園先生日記》。(圖像來源:《灌園先生日記》,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此外,林獻堂對於女性的看法跳脫傳統的窠臼,主張兩性相互尊重,並鼓勵女性接受。他在1927年2月3日的日記(詳見圖3)即提及議題,他認為「若視彼(婦女)為人須尊重其人格,此則平等之大意」,也提及臺灣女性被視為嬌悍,源於未接受教育。

中研院台史所藏:提及男女平等議題,1927年2月3日《灌園先生日記》。
 瀏覽大圖

▲圖3:1927年2月3日《灌園先生日記》。(圖像來源:《灌園先生日記》,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林獻堂也在日記中記載了,積極投入的女性。1927年2月5日的日記(詳見圖4),提及協會的常務委員,當選11人中包含唯一的女性黃細娥。該會共有組織、、宣傳、、、婦女六部,由黃細娥領導婦女部。黃細娥(洪朝宗妻),1908年生於臺北,臺北第三高等女學校肄業;臺灣文化協會左傾後,擔任婦女部部長。女性於臺灣文化協會的活動,旨在透過通俗文化演講,喚起婦女自覺。

中研院台史所藏:提及有一女性當選臺灣文化協會常務委員,1927年2月5日《灌園先生日記》。(圖像來源:《灌園先生日記》
 瀏覽大圖

▲圖4:1927年2月5日《灌園先生日記》。(圖像來源:《灌園先生日記》,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本日記是一部具體而微的,記載林獻堂家族生活、活動、政治活動、文化活動等相關資料,橫跨日治、戰後時期,其所表達的臺灣人心聲,是林獻堂留給臺灣社會一項珍貴的。其中女性的身影,更在此本日記中,留下了豐富與詳實的紀錄。

流轉年華—臺灣女性檔案百年特展

歡迎您親自透過第一手歷史檔案,來瞭解過往女性經歷的生活及走過的道路。

流轉年華—臺灣女性檔案百年特展海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為深化歷史研究,向來致力於蒐集散藏於各地,不分族群、不問身分、不論性別等的民間檔案。然而,千百年來人類歷史,無論中外,均由男性觀點書寫與詮釋,在滾滾歷史長河中,女性身影幾乎不得見諸於史冊;縱然得見,也是在父權社會的遊戲規則之下,驚鴻一瞥。本次展覽特以「流轉年華—臺灣女性檔案百年特展」,以女性史料為主題,精選臺史所檔案館館藏的臺灣女性資料,從傳統女性、命運轉折、展現自我三個面向,展示從清領到戰後,百年來臺灣女性從傳統宗祧、香火繼承的附屬品,到參與社會、活躍職場的歷程。

本次展出的藏品,精選自臺史所多年來數位典藏成果,包括婚姻契書、人身賣契約、個人日記、證件、公文、書信、圖像等數位化檔案。藉由數位典藏科技,不僅保存臺灣歷史檔案的多樣性;且能在彈指之間,以女性為主題,從不同視野,尋覓隱身在歷史長河中她的芳蹤。

有關特展的更多資訊請見:http://herhistory.ith.sinica.edu.tw


Co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