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06
Author / 蘭文里
Images Provider / 蘭文里

相信大家都不願意吃虧上當,而在意識高漲的今天,人人隨時可以「客訴」,以求取合理的賠償;如果是搭乘飛機時發生糾紛,也有些強硬的消費者會選擇「霸機」,迫使航空公司乖乖就範、按照消費者的意志埋單。只是這類霸機,由於常會耽誤往後航班行程,不只拖累當班飛機,也很可能會影響其他航空公司旅客的權益,因此世界各國多半不會鼓勵霸機行為。

台灣省臨時省議會(1955-03-19):復興航空公司函為議員林永樑在本會批評該公司,請查明事實案。

從這份臺灣省諮議會的典藏檔案,我們可以看到1950年代的臺灣人已經懂得善用「客訴」與「選民服務」,來爭取消費者權益。

引用資訊:台灣省臨時省議會(1955-03-19)。[復興航空公司函為議員林永樑在本會發表言論,批評該公司,請主持公道,查明事實案。]。《數位典藏聯合目錄》。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dacs5/System/Exhibition/Detail.jsp?OID=1525236(2010/12/28瀏覽)。


二戰前的臺灣,民航事業就已有了初步基礎。而在戰後,經濟逐漸復甦、加上來自中國大陸遷台資金的挹注之下,各家民航公司也接連開展其業務,服務頂級客層行的需求。1951年,由陳文寬先生所創辦的復興航空,也是其中之一。當時復興航空草創,且臺灣民航市場仍待開發,因此復興航空選擇購買的機型,是曾在中,為同盟國所採用的水陸兩用巡邏機PBY-5A。在戰時,此型飛機的標準機組員數目為八名(正駕駛、副駕駛、機械師、員、導航員、還有三名機槍手),另可籌載四千磅重量的炸彈、魚雷或其他貨物。和今天國內航線班機動輒百多乘客的盛況,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架PBY正準備於水面降落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一架PBY正準備於水面降落(維基共享資源)


1955年3月8日,兩位女士透過購得兩張復興航空、由台北飛往的,當她們準備登機時,復興航空人員發現其中一位女士身體狀況不佳,恐怕無法負荷稍後的高空旅程,因此特別請了的輪值醫務人員前來檢查。基於與健康理由,松山機場方面做出兩位不宜登機的決議,兩位女士也就未能成行,悻悻然離去。

3月9日,這兩位女士又回到,旁邊還跟著省議員。林議員出身市井商販,但在戰後的權力重組中順利進入中國、成為議員而步步高升;為民喉舌義不容辭,在金融領域更是他的質詢專長。林議員要求復興航空務必要讓兩位女士搭上回到,可是復興航空也不願意讓乘客在飛機上出意外,依舊謝絕議員的要求,公司表示除非議員可以出具健康証明,否則實在不便搭載病人。3月10日,林永樑省議員再次來到復興航空,不過這次不是要讓他的選民上飛機,而是代理退票事宜…。

如果按照中央研究院與所典藏的檔案來看,這起事件並未因為退票而落幕。林議員在的公開場合中,似乎又再度批判復興航空對旅客多有怠慢。復興航空也不甘示弱,發布一封公開信函,表達公司對這起消費者糾紛的來龍去脈與立場,更要求省議會主持公道!

到底兩位女士後來是否如願到了花蓮?如何成行?議員收到公開信之後向復興航空道了歉?或是復興航空乖乖把事情「吞下去」?依照今日所存史料,我們不得而知、難下推斷。不過,從這些典藏檔案中,我們倒是可以從中掌握1950年代臺灣民航事業的發展腳步,以及人民生活的點滴。今天的人們懂得善用客訴爭取權利,五十年前的人們也曾經同樣積極…。


Co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