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06
Author / 楊秀然
Images Provider / 陽光/影子

徵文月份:2010年3月。

紫薇花

紫薇


我讀妳的詩,在夏日,妳是一路火紅百日路過,妳是滿堂一樹彩豔行過,妳是紫薇郎面對的獨坐黃昏,妳是似癡如醉的宋詩佳麗,妳是新花續放枝的逾秋序的明代詠歎。

我讀妳的詩,從唐詩一路沿行至明,如妳的花期,百日,如妳的豔麗,滿堂,妳是一株日去送天涯的百代川流。

我就站在妳的樹下,這一夏,如果天旱了、地涸了,我仍有一首首掌上雨,妳是紫的,燦漫地飄落;妳是紅的,赤誠地撲來;妳或是白或是淡繭,那麼請妳以純潔以思念地結晶,四荒八野奔我而來。我就只讀妳,關於夏,桃李無言以後,關於夏,春不喧鳥不躁以後,我以心聆聽妳的時光,那走來的花雨,以我小小的掌承載。

妳高傲,直直高挺,如花期,過了百日又放半年長,爛漫了十旬紅,那般地自負,所以不將顏色託給春風,就在夏獨享,又在秋續品;秋庭暮雨、天涯地角,妳送百代過客去,妳別流川過山而逝,如一身落花,如年年剝落新生的樹皮,榮謝了多少繁華,過眼的雲煙。

我讀妳的詩,不勞露壓風欺,不煩鐘樓刻漏,輕輕一撫,妳便自我哀憫垂憐顫起,他們說妳怕癢,說妳一身光滑,拒了猴身攀爬。我知,那不是妳的詩句,妳以橢圓的蒴果,凝結了時光,如盒,如抽屜,收集了一路行過的光陰,那無聲無息,那無影無蹤的,如妳飄落的花,如妳一身光滑。

妳是時光。送走天涯,只以果,抽屜一束束,密封。

關於時光的味道,妳說,它微苦,且澀。

如妳,夏天紅了百日彩走來,那樣地,詩句一株株、一朵朵。

最新徵稿訊息:

  •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詩文徵選,四月份暫停一次,敬請見諒。

延伸文章閱讀:


Copy

About Proje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