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25
撰文 / 文 / 吳文星
圖 / 文 / 吳文星

       清季,西式新教育設施隨著傳教士及改革之士零星地引進臺灣。1895年日本領有臺灣後,臺灣總督府參考日本明治維新所建立的新學制,正式將近代西式教育制度引進臺灣,開啟臺灣教育史的新紀元。然而,此一制度之建立主要目的在於貫徹殖民政策,因此,儘管其與當時日本國內的教育制度相似,但教育的目標和內容明顯的具有特殊性。針對漢人子弟,1896年總督府首先設立修業4年的國語傳習所(按:國語指日語),1898年設立6年制公學校取代國語傳習所,以日語教學為重心,並施以道德、實學、體育、音樂等教育,係兼具同化及現代化意義的初等教育設施。對於原住民子弟,另設蕃童教育所或蕃人公學校,修業年限較一般公學校短少兩年,課程、教科書等也異於一般公學校。對於來臺日人子弟,則比照日本國內別設小學校。形成臺灣人、原住民及日本人等三個系統的差別待遇教育。此時,總督府並不急於普及教育,而是以社會中上階層子弟作為勸誘入學的主要對象,故10餘年間學齡兒童入學率始終低於10%。此外,對於傳統初等教育設施──書房,總督府發布管理規程,規定書房應漸次加設日語、算術、修身等公學校科目,逐漸使書房變成公學校的輔助機關,其校數和學生數都迅速銳減
圖01:1896年臺灣總督府在全臺設立十四個國語傳習所,外加一個恆春國語傳習所的テロソ
(Teroso)社分教場,是最初的原住民普通教育。1898年廢止國語傳習所,設立以臺灣人為招
收對象的公學校。本圖為〈臺灣總督府報〉上所刊載的「臺灣總督府國語傳習所官制」,共
有四條。〈臺灣總督府國語傳習所官制〉,年份:1897。圖片提供者: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圖02:1899年日本政府發布勅令第九十七號,在臺北、臺中、臺南設置三年制師範學校,以培養公學校的教師。
圖中臺南師範學校創立於明治三十二年(1899),明治三十七年(1904)併入臺北師範學校,至大正七年(1918)才於赤
崁樓設立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臺南分校,次年改稱臺灣總督府臺南師範學校。大正十年(1921)桶盤淺新校舍(即樹
林街現址)落成啟用,照片所攝地點即新校舍。戰後數次改制,現為國立臺南大學。
〈臺南師範學校(國語課)〉,年份:1920年代。圖片提供者:國家圖書館

       1919年「臺灣教育令」發布之前,總督府並未建立完整的教育制度,中等以上教育設施十分欠完備,僅設有醫學校、國語學校及職業補習學校等。1919年根據差別原則,發布「臺灣教育令」,確立臺灣人的教育制度,在公學校之上設立中等、高等教育設施,但修業年限及學科程度都低於日本國內的同級學校,臺灣人無法享有平等的教育權。1922年,又頒佈新「臺灣教育令」,標榜取消臺、日人的差別待遇及隔離政策,初等教育以是否「常用國語」作為公學校和小學校之區別,而中等以上教育機關師範學校除外)比照日本國內制度設立,實施臺日共學,各地紛紛增設中學校、高等女學校、職業學校及職業補習學校高等教育設施則有高等農林、商業及工業學校,以及醫學專門學校臺北帝國大學等。表面上,從此臺灣人可以接受與日本人程度相同的中等以上教育,但實際上差別待遇的本質不變,中等教育設施臺、日人學生約各占半數,而高等教育則臺、日人學生比例懸殊。共學的結果,只是為迅速成長的在臺日人子弟提供更多的教育機會,臺人子弟並未能享受公平的教育機會。影響所及,臺人子弟在臺升學長期面臨激烈的入學競爭,前往日本國內升學反而較為容易,因此,留日學生激增,人數十分可觀,至1945年多達20餘萬人
圖03: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為了要提升臺灣人民的生活、政治水準,本乎內地延長政策致力於推廣基礎教育。
1919年,以充實教育設施、建立系統性的教育機構為目的,總督府發布「臺灣教育令」,確立初等普通教育
男/女性高等普通教育、專門教育、師範教育實業教育的體制,其中商業學校即屬於實業教育的一環。本圖
的「臺灣總督府臺北高等商業學校」創立於大正八年 (1919),戰後併入國立臺灣大學成為法學院,位於今臺北
中正區徐州路上。〈臺北高等商業學校本館〉,年份:1920年代。圖片提供者:國家圖書館

       1930年代起,總督府利用社會教育,加強普及日語、灌輸日本國民精神等同化措施,尤其是1937年日本全面對華發動侵略戰爭後,在臺推動「皇民化教育」,斷然廢除公學校漢文科,1941年配合日本國內初等教育學制改革,將臺灣的小學校、公學校一律改稱國民學校。1943年實施6年制義務教育,同時強制廢除書房,並比照日本國內中等以上學校學制改革,修改各級學校法規,刷新教育內容,縮短修業年限等。1920年代起,臺人學齡兒童入學率不斷提高,1930年為32.6%,1935年為41.4%,1940年增為57.4%,1943年再增為65.7%,1945年超過80%。日治後期初等教育迅速成長,一則有助於日語的普及,日治末年日語普及率幾達80%,使臺灣變成一「雙語並用」社會;一則有助於現代基本知識、技術及觀念的傳播,而促進臺灣社會的現代化。中等以上學校也不斷增加,1944年全臺已有中學校及高等女學校各22所、職業學校27所、職業補習學校90所,以臺人學生為主的職業學校及職業補習學校畢業生遠多於中學畢業生,顯示中等教育偏重初級技術人才的養成。高等教育因特殊目的和任務而設,醫學校之設立在於培養熱帶醫學和醫事人才,高等農林、商業、工業學校及臺北帝大之設立則在於配合南進政策,以熱帶教學和研究為重點,培養開發臺灣、華南、南洋產業所需的專門人才,並在人類學、南洋史學、熱帶農學、熱帶醫學等領域留下豐碩的學術業績,成為臺灣、華南及南洋研究重要的參考資料和素材
圖04:1922年以日臺同化為目標發布新「臺灣教育令」,在「工業日本,農業臺灣」的政策下,於1926年創建
的臺北州立宜蘭農林學校,教授共同科目國語、數學、法制、經濟,以及理化、農業實踐等專業科目。1945
年後,更名為臺灣省立宜蘭農業職業學校,2003年核定為國立宜蘭大學。〈宜蘭風景(州立宜蘭農林學校)〉。
圖片提供者: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圖05:日本統治臺灣後,考慮到地方疾病對統治者可能產生的問題,以及為了遂行南進政策,於
是在醫學研究上特別重視熱帶醫學研究。早期關注瘧疾和寄生蟲病,1939年附設熱帶醫學研究所
臺北帝國大學之下,分為熱帶病學、熱帶衛生學、化學、細菌血清和厚生等五科。本圖刊載於
臺灣總督府報〉上的「熱帶醫學專攻科及研究科規則」,說明熱帶醫學專攻科及研究科的教學
內容。〈熱帶醫學專攻科及研究科規則〉,年份:1919年。圖片提供者: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臺灣回歸中華民國,政府接收改制後,積極致力於「去日本化」,全力推動「再中國化」;根據中華民國教育宗旨,進行臺灣教育再改造工作,以國民學校作為6年義務教育設施,將原5年制中學校、4年制高等女學校改制為初、高中各3年的中學,高等教育則改為3年制專科學校及4年制大學或學院。
       1949年中央政府播遷來臺,為了「動員戡亂」,以「反共抗俄」作為國家基本政策,建立威權體制,頒佈「戡亂建國教育實施綱要」,以「戡亂建國」作為教育中心,教育內容加強愛國反共意識及軍事訓練,各級學校設有國民黨黨部,公立學校大部分教師都加入國民黨,高中高職以上實施學生軍訓,必修「三民主義」課程,並控制學生的「課外活動」,而有「黨化教育」之稱。此一時期,教育機會均等,學齡兒童入學率呈急遽增加之勢,1951年為81.5%,1961年增為96%,已與一般教育發達的國家無所差異。隨著升學風氣不斷提高,初中入學考試產生激烈之競爭。政府為滿足國民接受教育之需求,解決升學考試競爭之問題,以及提高國民素質,1968年設立國民中學,將國民教育延長為9年,該年國小畢業生升學率為74.2%,迨至1990年已幾達100%,可說已達到國民教育充分普及之目標。實施9年國民教育後,政府致力於調整高中、高職學生比例,10年之間由6:4轉為4:6,以配合國家經濟建設技術人力之需求。其後,仍繼續因應經濟之發展和社會之需求,隨時靈活調整。
       1980年代隨著政治民主化、自由化運動之蓬勃,本土化運動應運而生,因應此一新情勢,1990年代初期政府啟動教育改革列車,展開課程標準之修訂,中小學教育本乎「立足臺灣、胸懷大陸、放眼世界」之原則,以及「未來化、國際化、統整化、生活化、人性化、彈性化」之理念,以「培養21世紀的健全國民」為目標,開啟國民中小學教育民主化及自由化之端緒。2000年代初期,政府進一步規劃12年國民基本教育,以期達成提升國民素質、增進國家競爭力、促進教育機會均等、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抒解升學壓力、引導學生適性發展等之目標,預定2014年正式實施12年國民義務教育。至於高等教育之改革,主要為改善大學教學研究環境、修訂大學法、開放增設大學、改進大學入學考試方式、建立大學評鑑機制、追求大學卓越發展,以及提升大學國際競爭力等。
       要之,臺灣近代教育發展之特色,乃是一由強制漸次轉為自主、由威權漸次轉為民主、由一元漸次轉為多元、由限制漸次轉為鬆綁等之過程。換句話說,日治時期臺灣儘管建立西式現代教育制度,但未必符合臺灣社會之需求,戰後初期,在威權體制下,教育的目標在於貫徹特殊國家政策,仍對臺灣社會之現實有所忽視,近年來隨著政治民主化本土化之發展,教育改革逐漸回應社會之要求和期待,以追求達成現代教育之目標。

【本文轉載自拓展臺灣數位典藏計畫數位島嶼.萬種風情網站 http://knowledge.teldap.tw/million/index.php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