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764
撰文 /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
圖 /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

一隻雞公喔喔啼,一個媳婦早早起,入大廳洗棹椅,入房間作針黹,入灶腳洗碗箸。讚美兄,讚美弟,讚美親家賢教示。煩惱豬無糠,煩惱鴨無卵,煩惱小姑要嫁無嫁妝,煩惱小叔要娶無眠床。

「一隻雞公喔喔啼」揭開了臺灣傳統婦女一日的生活。婚後的女性,需一手包辦侍奉公婆、養兒育女、照料姑叔、洗滌衣物、搗米、內外灑掃、修補全家衣履帽衫、三餐烹煮等家中大小事務,若逢年過節、節日喜慶更是忙碌,農閒時還需兼差補貼家中經濟。作為一位賢慧的「家後」(妻子),全心全力的投入家庭照料,一肩挑起家務與農務,一刻都不得閒。

女性除了展現為家庭勞心勞力的身影,大家族的女性所呈現的是另外一種不同的家庭生活風貌,圖1是由女性記主楊水心於1942年自行觀察與記錄的日記楊水心(1882-1957,彰化人,夫為霧峰林獻堂)因為生性活潑,並得到丈夫的支持與包容,除了管理家務外,時常出國旅遊、看戲、學習新知、參與社團及社會活動等,甚為活躍。她在1942年1月30日的日記中便記載,與丈夫(日記中提及的主人)乘車至臺中座看「チャルダス姫」(吉普賽公主,1934年製作,德國電影)及「夜のタンゴ」(探戈之夜,1937年製作,德國電影)兩部電影,具體呈現大家族婦女較為活潑且開闊的生活樣貌。

中研院台史所藏:記錄與丈夫看電影一事,1942年《楊水心日記》。
 瀏覽大圖

▲圖1:1942年楊水心日記。(檔案來源:楊水心日記,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當女性總算「媳婦熬成婆」,遇家中無男性尊長時,就必須代理家長治家,除了主持家務,還需管理財產,涉及分配家產或買賣等事宜,便可以看見女性作為尊長同意或見證訂約。圖2便是光緒元年(1875)11月,於三洽水南坑庄(今桃園縣龍潭鄉內),由祖母李林氏主持與族戚見證下,將家業均分給四房子孫。契約中未見丈夫與兒子的角色,可能皆已過世。因此李林氏才能代理家長,處理財產。

中研院台史所藏:1875年祖母李林氏立撥鬮書字
 瀏覽大圖

▲圖2:1875年祖母李林氏立撥鬮書字。(檔案來源:三洽水地區土地文書,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臺灣傳統女性的生命歷程,大多被侷限於家庭,不論是未婚前的父家,或婚後的夫家,皆需依附男性生存。另一方面,身體上,由於古早的審美觀,大多數女性自小即受纏足所苦,行動不便;智識上,則因「女子無才便是德」,而缺乏獲取知識的權利與培養謀生技能的機會。這些傳統觀念所加諸的期待與規範,使得女性無法走出家庭,活出自我。但隨著時間的流轉,由於外在諸多條件的配合,再加上解放纏足、接受教育,女性得以有機會開啟不同於傳統女性的命運之窗,成為經濟獨立的個體,展現自主的風華與面貌。

流轉年華—臺灣女性檔案百年特展

歡迎您親自透過第一手歷史檔案,來瞭解過往女性經歷的生活及走過的道路。

流轉年華—臺灣女性檔案百年特展海報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為深化歷史研究,向來致力於蒐集散藏於各地,不分族群、不問身分、不論性別等的民間檔案。然而,千百年來人類歷史,無論中外,均由男性觀點書寫與詮釋,在滾滾歷史長河中,女性身影幾乎不得見諸於史冊;縱然得見,也是在父權社會的遊戲規則之下,驚鴻一瞥。本次展覽特以「流轉年華—臺灣女性檔案百年特展」,以女性史料為主題,精選臺史所檔案館館藏的臺灣女性資料,從傳統女性、命運轉折、展現自我三個面向,展示從清領到戰後,百年來臺灣女性從傳統宗祧、香火繼承的附屬品,到參與社會、活躍職場的歷程。

本次展出的藏品,精選自臺史所多年來數位典藏成果,包括婚姻契書、人身買賣契約、個人日記、證件、公文、書信、圖像等數位化檔案。藉由數位典藏科技,不僅保存臺灣歷史檔案的多樣性;且能在彈指之間,以女性為主題,從不同視野,尋覓隱身在歷史長河中她的芳蹤。

有關特展的更多資訊請見:http://herhistory.ith.sinica.edu.tw


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