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254
撰文 / 楊秀然
圖 / 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徵文月份:2009年12月。

武氏祠象像石拓片局部:子路

中研院史語所藏:山東武氏祠象像石拓片局部:子路


他們要我尋你。

紅外線,在兩千多年後,從一張武氏祠畫象的石拓片中。

但我該如何尋你?

從中間橫排十九位身著長袍、衣冠楚楚的一群書生,如何一眼就能認出是你?那多如似鏡,這場穿梭時空的幽旅,彷彿來去自如,我們在鏡前旅行。我立在鏡前,靠中,而你就站在鏡中,位置也在中。我們蒼茫地互望,你問我:前世今生的靈魂真的是不換、不易嗎?而我笑了笑,低頭看了自身一裳新潮衣物。

那真的是你嗎?

他們說你,也以想像揣測你,就以文字的可能謎題書寫你的形象,說你:性鄙,說你少孔子九歲,而指出你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雞……。所以,一位富有想像力的漢代雕工,就那樣刻畫你,以頭上有隻雞禽,再大書名字的榜題。

我想,那應該就是以昔的我,我說我們,穿梭千古時空的你,現代的我。

你問我,該如何尋我?

我沈吟了一回。想起夫子曾說,他要乘一葦出海,畢竟道不行於世,但他只是慨嘆,這讓你少了踐履了航海的遠志,你當不會是現今流行的航海王,就連鄭和下西洋也離你很久遠;而你是不可能流落日本東京原宿,那是徐福在秦代尋仙的傳說,至於紐約,那更遠了,歷史是寫在 1492的發現新大陸上的征途上。

我們多麼相似。

你在年輕時,以勇力、以理想衝撞時代;而我以衣著叛逆來夢想未來。

但我多麼羨慕你,子,你尋到了,路。夫子,以有教無類感化了你,教你有了文質彬彬的潛移。

而我,還在尋你,也在尋如你一般的,子•路。

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因你,我不再吃肉醬,這是夫子告訴我的,如何尋你的第一準則。

而我,知道你是誰,我將不會如你一般,在我尋獲了夫子之後,那一條子•路。我知道,你是誰。

你躲在我的靈魂中,你說,君子死不免冠,你幽幽地告訴我,成年了要對自己負責,我懂,我知道。

我知道你是誰,你是未來的我,一個勇於改錯的我。

最新徵稿訊息:

延伸文章閱讀: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