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22
撰文 / 蘭文里
圖 /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追求、滿足各種各樣的需求,是人類從古到今以來的本能。也因此,能夠超越自身慾望的宗教家、理想家那股服膺清貧、犧牲奉獻的精神,也才特別令人敬佩。富貴不一定要險中求,但求富貴還是人類天性,可是求富貴和射動物又有什麼關聯呢?

宛如時空膠囊一般,經歷兩千年時光的漢代墓室,雖然不若古埃及墓室壁畫一樣花花綠綠、色彩鮮豔,但透過樸拙的石刻圖像,漢代人的藝術與文化,仍然能夠活生生地呈現在我們眼前。當然,這些墓室與壁石,理論上都還在他們原本所在之母國,不像埃及木乃伊或是女王的雕像流落異國他鄉;不過在1920、30年代,由於購藏金石拓片、或實地踏察拓印,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得以典藏一批漢代拓片。也因此我們今天在台灣,仍可以得窺中國古代心靈世界之片麟。

中研院史語所藏:墓主受謁與車馬圖,山東嘉祥武宅山漢代墓室畫像。

山東嘉祥武宅山漢代墓室畫像:墓主受謁與車馬圖

在兩千年前的中國漢朝,人們第一次生活在一個一統且和平的政體之下,社會豐足安樂。因此,人們除了基本的溫飽,也開始有心思與資源,能夠投入對慾望與美的追求。在山東嘉祥武宅山漢代墓室壁上,就有著一幅畫象,這幅畫象主要分成上下兩層。上層左方是棵樹。中間與右方則是一棟偌大的屋宇,屋宇內部描繪了墓主中間看來體積最大的那位便是接受拜謁的情景,屋宇上方則有各類神靈等超越人間俗世的存在,充分表現了漢代人的宇宙觀。下層則是一整排馬車,正浩浩蕩蕩地駛向畫面的左方,如果用今天的生活與財富觀打比方,這位墓主大人鐵定是會上Taiwan Tatler的名流人物,才會有這麼盛大的排場。

不過在這祥和的畫像中,卻還是帶著一星點的暴力場景。在上層屋宇的左方,您是否能夠看到一個手持弓箭的男子、正朝著他面前的大樹彎弓,而銳利的箭又是射向何方神聖呢?如果我們看著下方的局部放大照片(於歷史文物陳列館現場攝影),那麼我們可以發現,樹上的雀鳥與猴子,似乎正是這個男人的目標。

〈墓主受謁與車馬圖〉局部:射猴、射雀

右方彎弓的男士,正瞄著他眼中的富貴,射出精準一箭!

漢朝當然沒有當代的動物保育觀念,打獵對於當時的人們來說,也是稀鬆平常的行為。但是這兩種動物,並沒有太多食用價值,男子為什麼還要彎弓射下牠們?難不成是山東猴個個都是齊天大聖的先祖,比壽山、太魯閣猴群還要威猛?或是雀聲太吵、擾人清夢?事實上,如果我們發揮一些語言學的聯想力,再來唸唸「射猴」、「射雀」,其實這樹上正等著被男子發弓射下的「猴」、「雀」,恰好就是「侯」、「爵」的諧音。

漢高祖劉邦打下大漢江山,雖然實施半封建半郡國制,但是他對於強大的非劉姓功臣封國分享權力這件事,始終存有戒心,最終還是肅清大半異姓諸侯王,還和同姓封王們一起發下毒誓「非劉姓而王者,天下共擊之!」現代語文:有權統治天下的只有我們劉家人,如果有不姓劉的人膽敢稱孤道寡、另立領導中心,大夥一定要用槍桿子維護政權穩定!。但是你總不能只靠姓劉的一家人統治天下,權力與財富總還是要分享給那些效忠皇帝、但是並不姓劉的人們;因此劉家設計一套爵位制度基本上承襲戰國商鞅變法的精神,專門給非劉姓而有功國家之人作為勳賞之用。這個爵位制度可以細分為四大爵類二十級,對於國家有功勞者經過認定後,政府就會將爵位賜給個人,依照功績逐層晉級和RPG角色扮演遊戲的昇級概念頗有類同之處。其中「侯級爵」又是地位最為崇高,也享有最多恩賞與社會特權的階級。所以,對於非皇室宗親這個墓室的主人姓武的一般國民來說,侯與爵,的確是在當時社會秩序當中最值得追求的社會地位呢!

簡言之,這位老兄想獵取的,並不是猴子或是雀鳥,而是富貴。漢朝的藝術家,巧妙運用了語言與具體動物的暗喻,把委託人心中對制度爵位的追求表現出來。即使過了千年時光,當我們暸解這種隱喻與詮釋體系的奧妙之後,還是會因為感同身受、而發出會心的一笑!在今天,家會去拜文昌帝君、關公,或是在樹上掛上祈求幸運、神明保佑的留言紙片,多多少少也跟千萬年來深植於心的人性脫不了關係。也祝福讀者,都能夠經由正道、得到心目中理想的富貴與幸福!

如何欣賞墓主受謁與車馬圖:

  • 1.您可以親身造訪中央研究院歷史文物陳列館豐碑拓片區
  • 2.或是上中央研究院漢代石刻畫象拓本網站,點選「藏品精粹」即可。

  • 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