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815
撰文 / 跳舞鯨魚
圖 / 陽光

徵文月份:2009年10月。

大花紫薇

大花紫薇


秋天洋溢著幸福的滋味,在火熱的陽光之下,在逐漸採收的果實之中。八月的尾聲,在第一片葉子變紅之後,開始寫下了秋天的序曲。

一個失憶的人走在公園裡,他不記得自己是誰了,身邊連一份能證明他身分的文件也沒有。

但這並不會太讓人意外,因為沒有人知道他是個流浪的異鄉人,他的身邊沒有行李,他的腳步也不曾遲疑,失憶的人總是向前大步跨去。

沒有刮的鬍子,在他的臉上是一座安靜的山脈,沒有大多動植物的棲息,就那樣安靜地連一點回聲都不可能出現。這也間接證明了,他是失憶的人,因為他連一次都沒有問過自己,他到底是誰。

他是真的徹底記不住以前的事了,連現在映入他眼簾的畫面,都可能在下一秒鐘被他清除得乾淨透徹。

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個失憶的人,儘管他不清楚自己是誰,從何而來,又將往哪裡而去。猜想,多半是因為,在他的脖子上,始終都掛著一台專業的單眼相機。

他是攝影師嗎?他還記得怎麼拍照嗎?

這些問題,從來就沒有在這個失憶的人身上出現過。

他只是一直走,走累了就停下來休息,然後他會打開他的相機,欣賞著那裡面唯一的一張影像。

那是幾朵美麗的大花紫薇,尤其是最靠近鏡頭的那一朵,更是開得最為燦爛。那是它在跳舞,揮動著紫紅色的裙擺所留下的美麗身影,那流洩出的熱情,直讓人無法忘懷。

於是他笑了,望著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拍下的相片。但那都是無關緊要的問題,有好幾次,他都捨不得關掉相機,去踏上連自己也不清楚的旅程。

逐漸的,他的心開始會記住一些東西,但都是跟大花紫薇有關的。像是一首濃豔色彩的佛朗明哥舞曲,他最近便常常掛在嘴上哼著。然後是一些舞蹈動作,在他經過舞蹈教室時,記下的。

還有六角星形的東西,一個倒影、迷濛眼睛裡的街燈。他一再地跌倒,當望著公園裡的路燈時,當他以為池子裡有大花紫薇的蹤跡……

大花紫薇的花期早已過去,現在是秋天的來臨,是綠色的葉子該變成紅色的季節。他應當找不到任何一朵大花紫薇的,但他並不知道;這真是可憐,一個失憶的人。

可無庸置疑的,他定是愛上了大花紫薇。因為他那思念過度的眼睛,已經出現了清晨初開時,大花紫薇的玫瑰粉色,還有他那雙手逐漸裂成六瓣的指甲片,也全都莫名地染上了黃褐色。

這天黎明來得特別地晚,失憶的人捧著他那已經變成大花紫薇的雙手,還吃力地試圖再度打開,一直掛在他脖子上的相機。

那紫紅色的火焰,像裙擺一樣不停地舞動,他直是望著,還留下一滴眼淚,那是他最後的相思。

隨著相機裡的電池警示燈閃起,他的世界被關上了。一片黑暗之中,他又再一次,因為美麗的大花紫薇,失憶。

最新徵稿訊息:

延伸文章閱讀: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