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28
撰文 / 陳躍之
圖 / 陽光/影子

徵文月份:2009年10月。

海檬果花

海檬果


妳如此輕柔,因此才愛上海?

妳,留居海隅,許是那樣冥想,才把一大片一大片的蔚海,全裝入妳又軟又輕的質地中,當妳化身為箱成櫃時,如此幽幽孤絕地說,這是我的愛情。

然後,妳學習出走,他們以一把裁刀建議妳,或許就以木屐的靈妙去旅行,那是最能深印長長的灘上,駐足回憶而且回首往事。因妳只記得白花綻過的青春,如梅花印般的紅心,那盛開的妳,五六月的花容。妳以微苦略涼的性,哀訴:妳曾那般預約夏季的亮麗,以等待的寂寞芳心,年年憧憬愛情的拜訪,且就以一頭白花如覆紗,佇在行道一旁等候,猶似披了輕紗的待嫁女。但,妳只看過愛情,如薰風擦身而過,他們如遠去的列車,過站未歇,如趕路的旅人,只願遠遠投以一眸驚豔,卻從不想,走近,與妳熱絡對話或纏綿眸光。

妳,只是最美的伴娘,妳發現,妳幽怨。

妳如此流淌淚珠,輕輕地以白乳垂滴,訴說蒼白的情愫;更以枝條下,那沒見葉了的幹枝,刺青一痕一痕,他們說是落葉以後的紀念,而妳說,那是掉落愛情殷盼之後的傷痕,如此劃刻,如此刺繡,年年失落的眼眸且畫記,如果說那落葉是妳的愛情天窗,關了許多許多,歲月。

妳從不知,妳是多少人愛慕傾仰的童話,如格林的初版原刻,不能掀的,一翻就是腥風,一閱便是血雨,那樣的令人乍舌與瞠目。我們如稚子,戀妳若青檬,但卻畏懼妳一身的毒,在美麗的容顏後。

是以,我們只能愛上青檬,羞澀的酸戀初情;而妳只能選擇海,以海為伴,自名「海檬果」。而妳從不知,我若一掀開妳,只有腥鹹的海風,以及淚,然後遍覓不至妳的成品,只有空虛,如果妳曾擄獲,愛情。

妳的淚,將我灌醉。以幽怨的白乳,那蒼白的毒。

而我只能如此告知他們,或許,除了藏櫃及木屐,妳也可鋪展成一張黑板,巨大的展身。

上面,便記錄我,以及妳,愛情的部落格,一點一滴的,毒,乳白。

最新徵稿訊息:

延伸文章閱讀: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