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94
撰文 / 楊秀然
圖 / 陽光

徵文月份:2009年10月。

大花紫薇

大花紫薇


就這樣,鏈成一條街,以紫燦為花火。

我們如此圍城,以夏季成方圓,熱情且奔放,因皺褶的蝴蝶齒瓣恣意狂舞,隨南風奔瀉一曲佛拉明歌的熱浪。你知的,因我愛著戀著,這季。所以,候你在一個熱帶的島嶼上。

紫,雖是我們的正色,但也污名地背負,從年老的詩詞飄搖到明清的青史,悲憤的文字,血淚寫出「紫非正色,也敢稱王」的囚獄罪條。我們,其實是擅於等待的,三月的紅櫻緋豔綻過,四月的流蘇披白垂過,而五月,俟阿勃勒也擒拿一場黃金雨後,如此才以紫帖陪鳳凰花的喜幛粉墨登場。要知道哪!我們僅是連接春天的紫雨,那簇簇喚名「苦苓」的戀,延續一齣「悲情」的愛。

如果,你因我花大、葉大,且身高形大,如此就揮寫我寵愛於陽光,專享燦爛的碩大,而得以「紫豔」終朝,那會是一種明眸的謬誤。我是多情且戮力,而你不知,而你不究。在微曦之際,我是盡情吮吸光明的希望,以玫瑰的紅送你,朝氣的一天;而在日落之時,我因辛勤的揮霍光陰,便以紫紅的酡顏迎你,蒸發的日子。我是多變的,因深深地愛你,每一個行過我身旁的戀人,如此摹繪高懸樓閣的喬木閨怨,就因你多匆匆旅過,從未歇腳,亦未仰視。

我也深知,千屈菜科的規律,就該以褐色光滑的樹皮展你,以皺縮的花瓣現你,最好如九芎,戀情應潔白且純淨,以清白的花朵如身許你,不該如此錦簇、如此壯觀,宣示繽紛而多姿的愛火。

只是親愛的,那是我熱帶的情火,多采的炙愛,而我無法也不能自衿地狂舞朝你。若你不解,那秋風便應笑我,笑我綠葉那樣泣成橙紅,如楓似槭,而眾人卻只在涼秋,追逐悲顏的紅楓,忘了我。

是以我自裂成六瓣,以褐色的暗戀,以小小的翅膀,追逐另一場我的戀曲,在偌大的天地,四荒八垓散去。而你猶不知,我曾以紫,那非正色的情,苦色的澀味,一路尋你。

唉!我的紫戀,也不過是一場麻醉,關於你我。如果你愛情久了,且蛀了牙,就那般迷惑你一時的疼痛及酸處。

最新徵稿訊息:

延伸文章閱讀: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