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21
撰文 / applerosebee
圖 / 陽光/影子

徵文月份:2009年3月。

山櫻花

中研院經濟所前的山櫻花


再也沒有比她更嫵媚動人的名字,適合在多山的寶島之春裡驚呼:「山櫻花!」如果我們邂逅,就輕輕叫喚,在城市公園的一角,在郊野山林的小徑。

每到這個時候,殘冬徘徊未去,前一個嚴酷季節已在山櫻樹上留下怵目驚心的風霜,羽毛般精緻的葉子褪盡,孱弱的身軀在冷風中毫無遮蔽。就連現在,春寒料峭和霏霏雨水還不時戲謔拍打。但出乎意料地,她乾裂如刀割的木褐色肌膚,並沒有一碰就灰飛煙滅,只是滲出好多血,斑斑點點,染紅整個花季。

很難想像如此嬌豔欲滴的植物,竟是以這般英勇的姿態捱到春天,她彷彿不喜、不悲也不以為痛,只是兀自綻滿一樹緋紅,搖曳著一串串垂鈴狀的花朵,如果靜靜聆聽,會聽見她噹噹地訴說:「這是早春的顏色。」

這耳語藉著南風吹送,從深山到平地,從鄰居的庭院到自家的矮牆,灼燒得令人難以忽視,鮮妍姣嫩的色彩,就連最傾國的佳人看了都忍不住想當成胭脂,抹作自己的唇色時,各種媒體無一不開始殷殷複誦,多事地囑咐所有島民——一會兒陽明山,一會兒九族文化村,再加上昨夜寒風、今朝驟雨,花期短暫,錯過可惜。像所有絢爛的青春,所有易逝的生命,最美的時光,不待人。

於是不管在哪裡遇見,開始時驚訝她的好,到末了,我們都變成另一個林黛玉,總是有些微感傷。

最新徵稿訊:

  • 中研院數位典藏照片詩文徵選,四月份暫停一次。

延伸文章閱: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