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71
撰文 / 螢光罐子
圖 / 陽光

徵文月份:2009年1月。

大葉山欖

大葉山欖


該如何作出一個解釋?

天空是蝦青灰的冬日下午,空中呵出的水氣像凍太久的雪糕結了一層薄薄的霜色,是冷色調中的清麗明亮。你漫走在幽寂的紅磚小路,山坳群樹環繞的一棟棟建築,未開封的牛奶盒子似的,緊閉的窗一扇又一扇地亮著燈盞,暈出冷寂的黃,窗後的研究員、助理、研究生們在密閉的方盒裡,鑽研著人類的意念結不結得出一粒智慧的花穗,雖然,大多數的穗粒你充其一生都不會了解。

但你走在天光清冷如水的磚道,實驗室裡精密儀器分析測量不出來的、發黃紙頁裡典冊沒有記載的,你有滋有味地懂得,看那光影墨色的濃淡變幻,領略白鷺鷥力透紙背的筆勢,鈴印浮雲落款的美。坐擁水田漠漠的四合屋像不小心遺落時間的舊照片,沿途兩旁花樹碧濃綠淺,在冬季裡依舊蒼鬱蔥蘢,你一路前行......

無意間,卻聞到一股不悅的惡臭飄來。四處探尋,懷疑的眼光落在粉鉛的人造盒,疑心難道實驗室內有化學物質外流?或者,腳邊水溝蓋下的孔縫,發散污水濃濁?後來你才恍然明白,原來,是大葉山欖花傳來的異味。簇生團團如絨毛球的大葉山欖花,散落之後迸出一地淡青色的星芒渣滓,卻飄著令人不敢恭維的味道。然結出的果實,那不起眼的橄欖形綠果,據聞是「蘭嶼芒果」的甜美。

該如何作出一個解釋?既無艷美絕色也無誘人香甜的惡臭花朵,卻能結出甜美多汁的果實。濁臭的污識之花如何能結出芳甜汁吮之果?飽飮了虛華浮泛的人欲情識,半妄半迷的雜染惡味簇生如球,散列成青芒妖異的慾望殘滓,鋪碎一地,人如瀑布般恆流的意識,在虛妄的荒境中開出的異卉亦能結出甜美的果嗎?

最新徵稿訊息:

延伸文章閱讀: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