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413
撰文 / 蘭文里
圖 /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大家都喜歡開派對,能和好朋友在一起玩,或是在趴上認識新朋友,開展人生的新可能(請原諒我把男女邂逅之事寫得如此含蓄),實在是一大樂事。別說中國人總是道貌岸然,在太平盛世時,世俗中國人也是很懂得享樂的。雖然儒家官僚與士大夫們對於這種鋪張奢靡的風氣,總是懷抱著非難的態度。直到最近10年,適度消費與精品,才終於正大光明地在華人社會的政治文化中佔有一席之地。

描繪宴舞情景,揚子山二號墓畫象磚拓片。
 

這是由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藏,東漢王朝四川當時稱為益州成都所遺留下來當年富豪人家宴樂畫像磚拓片。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塊正方形畫像磚當中,描繪了好幾組不同的人物。在右下方,一位女性正揮舞著她的長袖,隨著左下角兩位樂師的吹奏聲翩翩起舞。而夾在舞姬與樂師群中間的,是另外一位看來似乎也在隨著節拍起舞的矮胖男人,真不知他是丑角,抑或是早已酒醉、但求賓主同歡的派對參與者。而順著視線往上走,我們看到在圖面中央,擺設在宴會現場的是兩尊一大一小的香爐,香爐旁的香煙似乎隨著激昂的樂舞與談笑聲,裊裊飄散在空中。隨著煙塵飄散的方向,我們的視野來到了左上角,這位似乎就是宴會現場最為尊貴的男士吧!他坐在席上,右手置於膝,左手似乎置於几上,旁邊還有一位婢女伺候、服待,一派融入此情此境、自信處於聲色中的悠閒如果是窮酸命的我,到高消費的地方還會緊張哩!。吸引他目光的,是什麼呢?讓我們順著尊貴男士的目光望去,兩名雜耍者正使出渾身解數,希望能夠取悅宴會嘉賓。一人玩著拋球技法,空中足有五、六顆球同時飛舞。而在旁邊的師傅更是厲害,他的右手持劍,劍鋒頂上正是一顆像旁邊同伴拋玩的球丸,而在他的左手肘上,又有一個壺狀物品正在巡遊,丸子似乎就要被劍鋒槌擊、飛向壺裡,成就另一段的驚呼與喝采!

中國士大夫們的派對多半與含蓄無關,當然也有如韓熙載夜宴圖所描繪、那與風雅交相伴的詩文書畫。不過當我們回溯人性追求歡樂的本質時,兩千年前的古代中國畫像磚,仍然留給我們相當豐碩的資訊,足以讓我們透過電腦螢幕,仍能感受到時隔千年之久、宴樂歡愉奔放的鮮活氣息。

參考網路資源


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