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161
撰文 / 螢光罐子
圖 / 陽光/影子

徵文月份:2008年12月。

山芙蓉

山芙蓉


當人的世界在忙著畫分顏色時,是非黑白、非我族類,呶呶不休,臺灣山芙蓉才不管這些哩!誰說一枝花顏就該只有一種顏色?她隨時而流轉的紛然天顏彷彿是一種宣告。人類削尖了腦袋將自己一頭栽進鋼筋水泥的叢林荒莽裡,不可自拔地只以單一顏色的視野侷限住自己時,並不比一株植物來的自由。山芙蓉要以自己的方式來絢爛人間。

春分融暖,群芳豔鬥妍逐之時,「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山芙蓉卻明白生活中的禪意只在野境無人處自開自落,於是選擇眾花沉寂的秋天獨自拒霜迎陽。然而她的飄逸脫俗並非特意標榜的孤高,雖然她不喜庸俗的大眾品味,卻也不刻意孤傲不卓地偏要等天地顏色都落盡之後才獨掛枝頭。

在清晨,她以素白清麗的淡妝綻放,低低切切,伴秋濃黃葉佐酒;待近午時分已飲出三分醉意,酡紅了面頰;此時花不醉人人自醉,山芙蓉的美色逐漸深濃,至傍晚時緋霞豔色無雙,如此絕美時刻卻也是花落凋零之時。朝夕之間她靜靜綻放、凋零,撲朔搖曳的滿叢姿態醉顏,淺粉深桃,如花中李白伴消沉的大地得一朝夕的盡情縱酒。她寫意從容地揮灑大塊天地,寧願沾染住一份輕淡可喜的人間煙火味。

至於老是膠著在非黑即白的人類,只是承認了有一大塊灰色地帶的存在而已。還是擺脫不了畫分的天性。

最新徵稿訊息:

延伸文章閱讀:


複製

了解台灣典藏計畫